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5章 石家三口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石盘磨坊外,空宁微微沉默,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石勇。
  脚步虚浮、下盘不稳,并非练家子。而且石勇是从磨坊外来的,并不在磨坊里。
  虽然有石勇就是妖怪、且未卜先知的知道空宁要来杀它,所以特地从外面迂回一圈绕过来接近的可能。但空宁觉得,未卜先知这种能力要是出现在这种级别的小妖怪上,那他就不用混了。
  神秘瓦罐搜寻的目标,可是弱于空宁的。这种小妖都能未卜先知?
  空宁更倾向于石勇的出现,是一个巧合。
  虽然也不排除对方是妖怪的可能……
  沉默数秒后,空宁道:“你来得正好,我路过这里,打算磨点面粉回家,却发现没带麦子。你家中有多余的麦子吗?帮我磨点面粉,我付钱给你。”
  空宁一开口,便是老捕快了。
  石勇面色一僵,随后才挤出热情的笑脸道:“宁爷说的啥话,您能来磨坊,是小人的福气。宁爷要多少面粉,吩咐一声、小人立刻去给你磨。”
  所谓阎王好见、小鬼难缠。空宁他们这伙衙门捕快,是县城里最令老百姓敬畏的角色。
  纵然是相对友好、不会欺压良善的空宁,每月也有诸多捞偏门的固定收入,就更别说衙门里那群老油条的同事了。以班房捕快的待遇,如果不想办法捞偏门,一年十两的俸禄,连养活一个人都困难,哪有闲钱经常去喝花酒听小曲儿?
  所以空宁这伙衙门捕快在乡民们眼中的形象,大概与恶鬼无异,连那些青皮混混都要害怕。
  唯一的区别,是空宁他们一般不会做得太过分。毕竟惹了众怒后,就很难下台了。
  但“不做得太过分”,指的是欺男霸女之类的大恶事。
  像路过吃你两个瓜、喊你磨两斤面粉这种小事,是绝不可能付钱的。就算空宁执意要付,石勇也不敢收。
  牵着枣黄马、跟着石勇来到磨坊大门口,空宁将马拴在门口时,石勇便推开门对磨坊里喊道:“三娘!三娘!宁爷来了!出来干活儿!”
  石勇的喊叫声,很快便把他的媳妇儿、一个四肢粗壮、面目黝黑的中年女人喊了出来。
  见到穿着公差服的空宁,那掀开门帘出来的赵三娘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:“是宁爷啊,三娘见过宁爷。”
  粗壮的妇人有些蹩脚的福了一礼,空宁则点了点头,道:“打扰了。”
  他在石勇的热情接待下,在磨坊内坐了下来。
  而赵三娘则接过石勇的那袋小麦,去操作磨盘、帮空宁磨面了。这袋石勇刚买来的小麦,就这么成了空宁的。
  空荡荡的磨坊之中,水车晃动的声音、地板上河水流淌的声音、还有磨盘开始转动的声音,汇成古怪的声响。
  空宁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眼前的一切,揣测磨坊里的妖魔会不会是眼前的妇人。
  石勇则满面笑容的从里屋走了出来,拿着一壶酒、两个碗,笑道:“家里寒酸,只有这壶水酒了,还望宁爷海涵。”
  石勇坐下来就先帮空宁满上,随后笑着攀谈。
  空宁一边应付着石勇,一边观察着磨坊内的情况。
  不大的磨坊里,似乎只有石勇夫妇。那么妖怪会是这夫妻中的某一位吗?
  想了想,空宁道:“你弟石贵呢?怎么没见到他?又去赌了?”
  石勇的弟弟石贵乃是一个烂赌鬼,常年浪迹于山兰县的几个小赌场,跟一群狐朋狗友厮混,是县城里主要的几个青皮无赖之一。
  跟空宁也算是老相识了,一个被打、一个打人的那种。
  空宁询问此人的下落,想要确认对方是否也在磨坊里。
  如果石贵此时不在的话,那妖魔应该就是石勇夫妻二选一了……
  而空宁问完话,石勇则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不怕宁爷见笑,我这不成器的弟弟是什么德性,宁爷也是知道的。”
  “以前天天在外面鬼混、烂赌,还偷家里的钱,小人是又打又骂,就是不顶用。”
  “这些日子倒好,他不出去赌了,却天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怎么喊都不出来。连饭都要我们送到他们门口,跟他妈一个老爷一样。”
  “唉……不过最起码不出去赌,也算是一件好事了。”
  说起这个不成器的弟弟,石勇唉声叹气、直摇头:“只要他能好好的当个正常人,不出去烂赌、不去跟那些狐朋狗友鬼混,哪怕天天窝在家里当老爷,我也认了。”
  “爹娘死得早,这臭小子从八岁开始就是我跟三娘养大的。只要他不去烂赌,就什么都好……真的……什么都好……”
  石勇唉声叹气、唏嘘不已,显然被他那个弟弟折磨得够呛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