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1565章寻事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友人们对褚遂良的本事也是刮目相看。
  
  这厮从晋阳回来,四处托情,弄的大家以为没什么倚靠,所以碍于情面,或者是想要招揽于他,便都想着能帮则帮,最少也能落个人情。
  
  毕竟褚氏父子皆非碌碌之辈,是属于那种看上去将来必有所成的人物。
  
  可万万没想到,这厮也不知是托了谁的人情,突然摇身一变,竟然到门下任职给事中去了。
  
  虞昶等人都是名门望族出身,累世官宦,熟知官场规则。
  
  褚遂良之前任晋阳令,六品下的官职,如今蹦着高的升迁,一下就晋级五品,这事怎么看都透着蹊跷。
  
  要知道现在不比当初了,朝廷官员升迁都比较稳定,少有人再能凭着旁人举荐,只说什么才能过人之类,便得高位。
  
  尤其是如今吏部正在裁汰冗官,风声很紧的时节,就更是如此。
  
  如此一来,能让褚遂良越级而上的人物,也就是朝中那些三品以上的高官们还有这个超能力,其他人想都别想。
  
  于是大家好奇之下,饮酒闲谈时,就会开玩笑似的探问老褚这是投在谁的门下了,才得如此优待?
  
  当然了,说这些时也少不得跟褚遂良说说自己都做了些什么,不能让褚遂良以为他们什么都没做,落下了芥蒂。
  
  褚遂良心中得意,嘴上连连道谢,其他却是一点口风也不会露。
  
  朋友们见他不说,也不会追根问底。
  
  官场之事就是这样,交情再好,也要秉着逢人便说三分话,不可全掏一片心的心思,太过老实的话,别人就会把你当傻子来耍弄。
  
  褚遂良口风严谨,即便有人知道他投在了元朗门下,这事也不能从他褚遂良嘴里说出来,不然传到元朗耳朵里,一定会认为他行事轻率,不能交托重任。
  
  当官的最忌讳就是大嘴巴,不能保守秘密,有点什么事,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,那谁还敢信你用你?这比叛徒估计还可恨呢。
  
  …………
  
  褚遂良算是好好休息了一天,自他任职给事中以来,一直兢兢业业,公务上不敢有半点疏忽。
  
  在皇帝身边没几天,他就发现皇帝对几个散骑常侍不太满意,动辄就要寻他们的错处,训责一番。
  
  有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故意找茬,于是几个散骑常侍在门下也就尴尬了起来,那些给事中,拾遗,补阙,录事,甚至是下面的通事舍人,书使,城门郎,符宝郎等等,对几位散骑常侍也就不很恭敬了。
  
  而三位谏义大夫中,孙伏伽最得帝宠,时常会出现在太极殿中,以备顾问。
  
  至于门下省的三位高官,那都是宰相和准宰相,褚遂良离着还远,看不清楚,只知道他们性情各异,都不太好伺候。
  
  不过和褚遂良想象的差不多,门下省作为内省,是三省中最需要秉承上意的衙门,不得皇帝心意,你在门下省就寸步难行。
  
  遭人白眼那都是轻的,有的是人想把你架起来,以邀圣宠,稍不留神,许还有性命之忧。
  
  …………
  
  褚遂良是给事中,散骑常侍的辅官,分判本省日常省务,还有帮助散骑常侍封还诏敕,驳正违失之责,事权甚重,却不及前朝之给事郎。
  
  前隋时,给事郎集散骑常侍,给事中之权,仅次于门下省黄门侍郎,为门下重臣。
  
  只是现在嘛,给事中就差了许多,算是门下省的中级官员,刚刚摸到点高官的边,是上官们最好的背锅侠。
  
  褚遂良看到了危险,几位散骑常侍在太极殿受了训责,转头就要寻几个给事中的麻烦。
  
  褚遂良初来乍到,是门下新人,受些排挤和打压是正常的,但他从晋阳令任上回京述职,直接进了门下省,升迁轨迹比较诡异,旁人不知就里之下,却也不敢太过为难于他。
  
  尤其是皇帝还认得他,之前跟随皇帝东巡,备问左右,看上去真的不是什么好的甩锅对象。
  
  于是这也让褚遂良从危险中看到了机会,只是他还摸不太清门下省中的派系,以及皇帝的性情心意,不敢有所动作。
  
  在门下省他也没跟谁有过密的交往,门下省现在河南人占了大半,他还记得苏勖说的,河南人有结党的习惯,跟他们不要走的太近。
  
  尤其是长孙顺德,他可不想被人认为是长孙门下,长孙顺德这人以前和他们父子都算是秦王一党。
  
  只是大家差距很大,人家长孙氏是外戚,他们父子却是薛举降人……
  
  现在的长孙氏和那时相比……不太好说,皇帝好像不太需要笼络洛阳世族。
  
  皇帝祖籍关西,起身于晋地,看上去和李渊相似,实则不同,在军政之上,皇帝的心腹之人遍布内外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