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9章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第9章
  
  云初冷笑道,“你觉得我会关心你吗?我只是怕你死在我家。”
  
  “不会死的。”
  
  薄晏卿不说话,继续抱住她。
  
  她看不清他的神容,只能感受到他断断续续压抑的呼吸,健硕的身躯,一阵一阵的紧绷。
  
  男人始终低着,俊脸埋在她的颈肩,皮肤有些发烫。
  
  云初抬手,指节探了探他的额头。
  
  发烧了。
  
  温度还不低。
  
  “麻烦你想寻死觅活,也不要在我家好吗!”
  
  云初试图从他怀中挣脱,奈何男人臂力霸道,根本不给她这个余地。
  
  她索性放弃挣扎,直到身侧的呼吸骤然平息。
  
  他似乎睡了过去。
  
  抱着她,他似乎便能安心入睡了。
  
  这么多年的失眠症,这一刻不治而愈。
  
  灯光下,男人鬼斧神工的俊脸,煞白而浸满冷汗。
  
  在她记忆中,这个强悍的男人,即便是骨头错位,不会皱一丝眉头。
  
  他小时候是严重的阿斯伯格综合征,智商奇高,却自我封闭,从不与人交流。
  
  他沉默寡言,很少说话。
  
  即便是痛到极致,也从不会说。
  
  云初见他睡着了,便从他怀中挣脱,刚想拿起手机拨救护车,犹豫片刻,放下手机,折回沙发边。
  
  她抬起手,试探着为他解开几粒纽扣,见他睡得真的沉了,于是,便将他的衬衫半褪到肩膀,为他上了药换了纱布。
  
  手机铃声骤响。
  
  云初立刻将手机从他西装外套里拿出来,望着来电显示,一下子怔住了。
  
  “崇君”
  
  是崇君打来的电话......
  
  他和云蔓的孩子。
  
  对于这个孩子,云初感情复杂。
  
  十月怀胎,要说对这个孩子没有一点感情,是假的。
  
  可他是薄晏卿和云蔓的骨肉。
  
  两个她最恨的人,没有之一。
  
  云初看了看薄晏卿,见他刚睡去不久,于是,拿着手机走到阳台,接了电话。
  
  “爹地,你什么时候回家。”那头传来一个孩子冷冰冰的声音。
  
  云初突然丧失语言功能。
  
  “喂?”
  
  云初深吸了一口冷气,微笑着问,“你找他有事吗?”
  
  “......”那头,小奶包沉默了一阵,突然将电话挂断了。
  
  云初看了看被挂断的通话,正准备回客厅,铃声又响。
  
  依旧是小崇君打过来的。
  
  她刚一接通,小奶包便冷冷地质问,“你是谁?”
  
  “你刚刚为什么要挂断电话?”云初反问道。
  
  小奶包无视她的质问,一贯惜字如金,“先回答我问题。”
  
  云初: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,你知不知道挂断电话很不礼貌的哦?”
  
  小崇君:“先回答我问题。”
  
  云初:“你不回答我问题,我怎么回答你问题?”
  
  “无聊。”
  
  “你才无聊,你不回答我问题,我就挂电话了。”说着,云初作势要挂断电话。
  
  “慢着!”
  
  薄崇君冷着脸拿着手机,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  
  他走上楼,直到进了书房,关上门,对着手机屏幕,闭了闭眼睛,难得有耐性地道,“我以为,打错了。”
  
  小崇君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。
  
  但凡能用一个字解决的事,他吝啬于用两个字。
  
  但......
  
  对于这个陌生的女人,竟然破例了。
  
  “说,你是谁。”
  
  电话那头,女人轻笑了一声,带着温柔又俏皮的语气问,“你这样是不是很不礼貌啊,你该问‘请问你是谁’,而不是用这种命令式的口吻。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