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4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中平六年(189)二月,洛阳
  “今年冬天来得可真快,有些冷了。”一处酒楼中,炉火熊熊的燃烧着,霹雳吧啦的声响中,一个身着锦服的少年,靠在窗户边,望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,忽然这么来了一句。
  “今年冬天来的是有点快,只是比之往年,显奕兄你走的可有些迟了呢。”他身后的一个素服少女,手里端着刚刚沏好的茶水,轻轻抿了一口。
  “呵呵,无垢妹妹,你也知道我留下是为了谁,要不你去劝劝你父亲好不好?”少年转过脸来,有些无奈的嘀咕道。
  少女脸色不变,螓首微抬,笑道:“显奕兄,这么多年相处,我倒是第一次知道,原来你的脸皮这么厚实。”
  “哈哈,”袁熙笑着走过来,坐在她的一侧的胡凳上,悠悠道:“不是我脸皮厚,只是我等不起了,如果我猜测的不错,河东卫氏,你父亲那个得意门生卫仲道,昨夜已经带人去过府上拜会过了吧?”
  “你知道倒挺仔细。”高月把桌上的茶水推过去一杯,“父亲昨夜没有立即答应,说要考虑两天,不过我想今天就应该会有结果。”
  “这么快?”袁熙的脸色一下就变了,他还以为这事会拖上个一年半载,没想到高老头直接就要答应。“这么快?”袁熙的脸色一下就变了,他还以为这事会拖上个一年半载,没想到高老头直接就要答应。
  “你可不能答应。”袁熙耍起无赖,“那卫仲道我看了就是个病秧子,并不是长命之相,而且命中克妻,无垢妹妹你万万不可答应!”
  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岂能是我一个弱女子说的上话,”高月脸上丝毫没有一丝担心,反而冲他笑道:“再说卫仲道也算是个翩翩佳公子,去年就要说娶我,今天便可上门提亲,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。”
  “不错个屁。”袁熙直接爆粗,红着脸道:“反正我不容许,你父亲要是硬把你嫁过去,我就半路抢亲。”
  高月摇摇头,看着窗户外面的天色,轻声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得回去待客,今后有空再见吧。”
  待客?不就是去见卫仲道的吗?
  倏的,一股无名怒火从胸中烧起,袁熙猛地拉过高月,把这个和蔡琰齐名的洛阳明珠抵在墙上,狠声道:“我说不许嫁!”
  高月似乎和他关系特别好,并不着恼,双手推了推他的身子,见推不开,也就放弃了,看着他,目光复杂道:“可我必须得嫁!”
  “你听我的,我就能保证你嫁不了!”
  “父亲的话,我不听也得听。”
  “我有办法让他答应。”
  高月微微转头看他:“你和我父亲的关系......他不会答应的。”
  袁熙信誓旦旦的保证道:“之前是怕你生气,所以才一拖再拖,现在都这样了,无论我做什么,你别怨我气你父亲就好。”
  高月噗嗤笑出声来,顿觉不雅又伸手捂嘴。
  袁熙嘿嘿一笑,佯装陶醉的闻了一下。高月面靥微红,嗔道:“你这无赖快松开我,成何体统!”
  “无垢妹妹,你也喜欢我是吧?”袁熙心里顿了半晌,厚着脸皮问道。
  高月摇摇头,淡淡道:“喜欢对我来说太奢侈了,你很好,但也许我们真的不合适。”袁熙显得无比头疼,他老子袁绍和高靖一点也不待见,准确的说是高靖这个儒者,看穿了他老子卖弄自己虚伪的那一套,很不屑与他交往。虽然两家还算表亲。
  袁绍是什么人?经过这么长时间相处,袁熙可是清清楚楚的,典型的笑里藏刀,即使是他父亲,袁熙也还是这么认为。
  但是这个时代就是如此不是吗?何况袁绍还身处朝堂那个风雨飘摇的大漩涡之中,身为政客不可避免。
  高靖和袁绍同朝为官,政见是相当不合。即使他厚着脸皮去一次次的求亲,高靖就是不容许,最后直接不见他。
  他和高月虽然互有好感,但是因为这层关系在内,两人即使经常相见,彼此也很克制自己的感情。
  不过总得说起来高月并没有对袁熙说喜欢过他,最近也经常劝他打消对自己的念头。奈何袁熙不知道是什么筋搭错了,就是缠着她不放。
  弄得高月又是感动又是无奈。袁熙自不用多说,才华不在自己之下,甚至远远高于自己,这也是高月对袁熙最有好感的一面。再加上他四世三公,家世显赫,为人更是生得俊美儒雅,除了有些风流之外,作为男人,他无疑都是上上等。
  “走,现在就去找你父亲。”袁熙觉得追高月太憋屈了,有个那样的老爹,实在是让讲理的人毫无办法。
  高月任他拉着走向酒楼大门,没有说话,只是微笑着看他。果然不出所料,还没到楼下,袁熙就把手松了开,回头朝她讪然一笑。
  两人并肩步行走出酒楼,两辆马车在街道两侧静静的等待着。
  “你真想好了,要去找我父亲吗?”高月看着自己的马车,轻声问道。
  “想好了,不过最好你不要在现场,不然我不好发挥!”高月白他一眼,又叹道:“那你可要想好了,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机会!”
  袁熙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不过听她这话,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,就好像她嫁给谁都无所谓,像个木偶一般,自己就算将来娶到她,难道也只是因为搞定了她的父亲?
  深深吸了一口凉气,袁熙转过头,郑重道:“无垢,你觉得你跟我会幸福,还是跟着卫仲道,那个病秧子会幸福?”高月怔怔的看着他,并不答话。
  袁熙复又道:“如果你觉得要是跟着卫仲道幸福,我,我今天就回河北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  高月转身就走。
  袁熙赶紧追上,追问道:“无垢我说的是真的,你心里要是对我只有一点点感觉,觉得嫁给那个病秧子也并无不可,我就不纠缠你了,你幸福我也挺高兴的。”
  高月来到自家的马车旁,踩着矮凳就要往上去。袁熙急了,拉住她的香肩,急声道:“我真的是为你好,你就明确给我一个回答行不?”
  “阿福,驾车回去。”
  驾车的阿福看了袁熙一眼,也是轻声叹气。
  袁家二公子追高家二小姐,可是追的全洛阳都出了名的,没想到现在能说出这般的话来,让他觉得很是惋惜。
  小姐有话,马车不得不行,不过阿福怕伤着袁熙,把车速放得缓缓的。
  马车慢慢前行,袁熙的抓着高月的藕臂一路跟着,没多久就引来了很多人的指指点点。
  虽然脸色躁得慌,可这个时候袁熙还哪里管的了这些,不住的问着之前的那句话。
  可惜无论他怎么样,高月就是不回话,并且不断的催促阿福把车子驾的快些。
  袁熙无奈,只能呆呆的看着马车离去。
  忽然他狠狠的在自己头上拍了一下,暗骂自己刚才怎么就说了那样的浑话,这不是白白的把高月,往人家手里送吗?还是在这个当口。
  男人啊男人,大男人主义太强不是什么好事,袁熙摇摇头,回头回到自己的马车里,驾车朝着自己住的地方行去。平复好心情,袁熙缓缓的进了府里。
  袁家三子中,袁绍最喜欢三子袁尚,对于大儿子袁谭也是给予厚望。唯独对他这个二儿子管教颇严,可能和四岁那一年那个相面书生有关系吧。
  而且在父亲袁绍运作下自己成了皇子伴读,也算是袁家在皇宫中的耳目了,甚至这个时候没有回河北,也不会说什么。这也是袁熙现在还能留在洛阳的原因。
  曾经辉煌的大汉皇朝虽然已经行将迟暮,但帝国的中心洛阳却依然繁华依旧。
  朱雀大街,醉仙楼二楼
  临窗的位子坐着名十六七岁的英挺少年。少年虽不甚高大却异常精壮,一双长眼炯炯有神。他一边饮酒一边注视着川流不息的朱雀大街。
  不一会店伙计揭开雅间竹做的帷幕,而后又有两人走进内室,前面一位是俊秀儒雅的十四五岁少年,后面是个格外高大魁梧,并且一脸凶悍的壮汉。
  英挺少年看了一眼两人,笑道:“显奕,莫不是袁中军又罚你去听那群老儒讲经去了,怎生如此之迟,快坐下。”
  叫显奕的少年接过伙计搬来的蒲团,坐了下去,微笑道:“曹世叔难得放你出来一次呀,子脩兄说有什么好东西要给我瞧来着?”
  原来这两少年都是京中世家子弟,前一人乃典军校尉曹操大公子曹昂曹子脩,后一人却是中军校尉袁绍二公子袁熙。
  袁熙坐下后,吩咐伙计给他的随从要了一坛子酒和一大盘熟肉。曹昂拉长脸看着袁熙身后站立的壮汉,埋怨道:"你这个许饭桶可真能吃的。”
  “难得子脩兄做东,仲康你就只管放开肚皮。不要给我面子。”袁熙呵呵笑道。
  那名凶悍壮汉咧开一张大嘴,笑道:“俺听公子的。”曹昂闻言内心叫苦同时,脸又拉长了两分。
  袁熙看着吃瘪的曹昂笑问:“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高兴?”
  曹昂想到出来的目的,这才露出几分得意的神情,“元让叔叔从西凉商贩那里买来一匹好马送给父亲,而父亲转送给了我。”
  “难道是曹世叔遇到什么喜事么,不然怎会送你?”袁熙奇道。
  曹昂撇撇嘴道:“哪有什么喜事啊,是考察课业时我有了长进而已,父亲他们正为那些阉党的事情烦着呢。”说罢端起青铜爵饮了一爵酒。
  十常侍,是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,民不聊生的罪魁祸首,死有余辜。
  不过这几个嘴上无*,半男不女的家伙,的确是有一手,只是折损了一个就安然过关了。
  确实让人失望。这几天袁熙少爷也不背书了。只等着看他们怎么死。不过袁熙也隐隐的有些担心,董卓要进城了。这洛阳恐怕要起风了。
  说到这袁熙吩咐端来酒肉的伙计退下去,他眺望着窗外远处栋栋楼阁,幽幽道:“这京城恐怕要变天了!”
  看着人来人往似熟悉似陌生的汉代街道,他的神思却不知道飘到何处去了。
  前世,那是前世吧,自己也是个无忧无虑的青年,虽然浑浑噩噩的混日子,但也曾有过梦想有过抱负。
  那次重大事故发生时,原以为自己将结束着短暂的年华。不曾想一觉醒来,居然投胎重生在这汉末,而且成了袁家的袁二公子。
  从最初的惶恐不适,到新奇狂喜,自己来到这大汉已经十四个年头了。虽然有个不错的起点和出身,但通过这些年的体会知道,在这个豪强士族把持的汉末,什么争霸天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,美女也不是投怀送抱的,你得有家世有才学,不然高月更不可能看自己一眼,无他一个势字而已。
  袁熙再有才学是个乞丐的话,高月会多看袁熙一眼?开什么玩笑。
  从各方盘根错节的关系,到现实的种种情况,都预示着在这场争霸游戏中,稍有不慎就将被历史的车轮碾碎。从前以为只要有着超越历史的知识,一切还不混的风生水起。
  但在这个注重家世地位的时代,没有一个良好的出身和名望,别人什么名士猛将根本不会搭理你。就像刘备出身微末要假托什么皇族身份,但还是混到四五十岁才有那么点点起色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