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十章 胡夏叩关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接着,刘义真顺势提出了让傅弘之驻守略阳,防止敌寇从西线入侵关中。
  王镇恶自然是欣然同意。
  不光如此,今晚王镇恶似乎格外尽兴,一个人喝到了半夜,硬是不省人事后才被毛德祖背了回去。
  而刘义真也被灌了不少,此时发冠斜竖,衣衫不整的侧卧在座椅旁边,丝毫不顾及形象。
  “嗝。”
  刘义真打了个酒嗝,迷糊着眼睛醉醺醺的问道:“王司马呢?”
  这时早已平复好情绪的王修说道:“王司马回去了。”
  刘义真挠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还有很多事要与他商议呢。唉,喝酒误事啊。”
  虽然酒醉,但刘义真还是看出来王修脸上一股便秘的模样,不由发问:“长史似有心事,不如说来听听?”
  王修欲言又止,在纠结片刻后还是耿直发文:“桂阳公,难道你今日就真的不怕王镇恶贪念大起,行不轨之事?”
  刘义真眯着眼,脸色红润的摇摇头:“不怕。”
  “为何?”
  “因为...世人待我以诚,我便待诚于世人。”
  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太尉虽然英明一世,但东归时着布置却是落了下乘。”
  “危难之际,正是同仇敌忾之时。岂能因将领功高震主便在这种时候而玩弄权衡之术?”
  刘义真毫不顾忌的批评着刘裕。
  “太尉虽忌惮钟会故事,然关中不同于蜀地,蜀地外无强敌,关中却是群狼环顾。岂能因为旧事而推置今事?”
  “总之就是这些,我信王镇恶。”
  “当然,我也信王长史。”
  王修有些诧异:“我?”
  刘义真嘿嘿一笑:“是长史说王司马不会有异心的哦。”
  王修听完觉得心里满不是滋味。
  桂阳公如此,真让他感受到了几分喜悦。
  被信任的感觉,总是洋溢着温暖的力量。
  只是...
  王修欣慰的看着半醉的刘义真。
  身为主君,桂阳公这种坦率未免有些太实诚了。
  唉,桂阳公毕竟年幼,内心还很纯洁,驭下之术还要自己多多传授才行。
  就在这时,刘义真的鼾声响起,显然是彻底醉了过去。
  王修上前小心的将一件大氅给刘义真披上,生怕刘义真着凉。可就在这时,睡梦中的刘义真喃喃道:
  “唉,人活着第一件事果然还是负债。没事,到时候让王镇恶管我便宜老爹要!我到时候往封地一躲,嘿嘿嘿...”
  王修刹那间脸色极为精彩。
  说好的待人以诚呢?
  感情你丫的根本没打算自己还钱!
  坑爹呢!
  一想到自己刚才还以为刘义真太实诚,王修老脸突然羞的通红。
  默默将盖在刘义真身上的大氅拿走,王修神色冷清的和杜骥吩咐:“杜主簿,劳烦你将桂阳公送回去!”
  背景墙——杜骥:“喏。”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“撕——”
  翌日,刘义真一觉再次睡到了大中午。
  宿醉带来的头疼让刘义真几乎快裂开。
  还好府里的下人早早备好了醒酒汤,刘义真来了一碗后又过了好久才感觉脑中渐渐清明。
  “怎么头这么疼?”
  “是因为喝酒。”
  “为什么喝酒。”
  “因为陪着王镇恶喝。”
  “为什么陪着王镇恶喝酒?”
  “因为说服了他让他出钱。”
  “那老子真牛壁!”
  想到这,刘义真突然笑了起来。
  这酒喝的值了!
  也算体会到了前世销售陪酒的快乐。
  喝酒带棺材,不是装我就是装钱!
  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门,感受着吹进来的冷气,刘义真彻底清醒了。
  “大风起兮云飞扬!”
  “威加海内兮回家乡!”
  “数英雄兮刘义真!”
  “安得巨鲸兮吞扶桑”
  哦,错了,扶桑现在太菜,还是吞胡夏或者北魏的比较好。
  看看人家张三多改的《大风歌》,就是比自家老祖宗刘邦的霸气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