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合阅读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联合阅读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

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孔颖达说的理直气壮,可话音落下,就有点后悔了。
  
  倒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和别人是一样的。
  
  而在于……他觉得自己不该气急败坏!
  
  自己是熟读经史的大儒,是名门之后,就算是讲道理,那也该是高屋建瓴,应当引经据典。
  
  可这陈正泰动辄就来一句为什么呀,实在让人讨厌和心烦,于是……
  
  他发现自己被陈正泰拉到了和他他一样的层次,而后用胡搅蛮缠的办法打败自己。
  
  只是陈正泰听到孔颖达说老夫不一样时,眼睛一亮。
  
  在家里呆了这么久,每天修书给恩师都没有得到回应,差一点都要憋出病来了,如今好不容易出来,此刻他觉得自己犹如猛虎下山,立即道:“那孔公如何不一样?”
  
  孔颖达决定不和他纠缠,于是撇嘴,一副不屑与之辩论的意思。
  
  现在陈正泰正兴致勃勃的时候,哪里肯放过他!
  
  陈正泰道:“看来孔公自视甚高,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,就连我的恩师,固然也读书,可读书的目的是上马平天下,下马治万民,而孔公只是为了读书而读书,还自觉得高人一等,孔公,做人万万不可如此啊,你听我一句劝,人切切不可滋生傲慢之心,今日在这殿中的文武大臣,无一不是国家栋梁,他们为辅佐陛下治理天下,呕心沥血。孔公怎么能连他们都看不起,却将读书……当作自己的最终目的呢?”
  
  孔颖达听到这里,要吐血。
  
  他本来不想回应了,可陈正泰这般胡搅蛮缠,这不等于是说,自己将天下人不放在眼里吗?若是这个时候,不再来说几句,非要引起什么误会不可!
  
  于是孔颖达气恼的道:“污蔑,这是污蔑,老夫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  
  “那意思是……孔公认为,其实读书只是过程,而治天下和保境安民,才是目的?”
  
  “可是太子他……他……他不该如此……”
  
  陈正泰乐了,这个时候,一定要表现得轻松,这样才可以形成威慑力。
  
  其实……双方的辩论,本身就是不对等的。
  
  陈正泰和孔颖达相比,反正他是出自臭名昭著的陈氏家族,名声也是稀烂,所谓浑身都是漏洞,就是没有漏洞。
  
  而孔颖达不一样,孔颖达乃是名士,越是这样的人,一旦抓住了他一个漏洞,就可疯狂的攻讦,扩大战果。
  
  表面上论嘴皮子,孔颖达占据了优势,可实际上,陈正泰这浑身漏洞的人,其实早已立于不败之地了。
  
  想明白了这个关节,才是陈正泰决定痛打落水狗的原因,你妹,什么屎盆子都想往我陈正泰的头上叩,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?
  
  陈正泰随即道:“孔大人认为太子殿下不该如何?又该如何?不该去夏州,该将突厥人的袭击放任不理?”
  
  “哼。”孔颖达觉得现在是不得不应战了!
  
  他深吸一口气,觉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根本是没有结果的,这是鸡生蛋、蛋生鸡的问题,而一旦自己气急败坏和他争论,其实一开始,自己就已经输了!
  
  于是,他决定转移话题:“老夫说的是,太子这些时日,被你陈正泰所误导,太子当初是何等纯善之人,现如今呢……”
  
  陈正泰听到此处,眼里闪动着别样的光泽,因为他知道……孔颖达已经露出了最大的破绽。
  
  陈正泰就道:“孔公的意思是……太子现在并不纯善?”
  
  “这……”孔颖达不过是想证明陈正泰是个败类,误导了太子罢了,可哪里想到陈正泰居然如此一问,他心里顿时警惕起来。
  
  陈正泰突然大喝道:“太子殿下怎么就不纯善了?孔公,你说这话,就实在不太厚道了。你乃东宫属于官,食君之禄,你想想,是谁养活了你,给了你高官厚禄。你教导太子,本是责无旁贷的事。为人师尊,更应时刻与太子站在一边。可是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如此诽谤太子,这……实在不是一个忠臣应该做的事,难道就因为你在乎你的名声,为了你个人的私利,便处处指摘太子吗?孔公啊……我劝你善良,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啊?”
  
  孔颖达老脸抽了抽,他不禁意识到……自己失言了。
  
  自己是属官,时时刻刻都要维护太子的利益,原本……他应该将陈正泰和太子切割开,而后全力攻击陈正泰。可结果……陈正泰这个狗东西,居然将自己和太子绑得死死的,而后反将一军,直接将自己逼到了墙角。
  
  他陡然意识到,自己这一次……已是一败涂地,因为理由很简单,就算太子他不是人,作为属官的自己,也该与太子的利益一致,而一旦让人觉得你吃里扒外,大家会怎样想呢?
  
  李世民果然眼眸一闪,似乎对孔颖达略略表达了一丝不满!
  
  是啊,太子是朕的儿子,你是他的老师,孔卿家你左一句太子不好,右一句太子不好,若只是关心太子,倒也罢了,可若只是单纯为了自己的名声,这就有些可恶了。
  
  李承乾更是死死的盯着孔颖达。
  
  李承乾的世界观就比他的父皇要简单了许多,陈正泰和孔颖达唇枪舌剑,而对李承乾而言,这二人只有一个黑,一个白,陈正泰是好人,他帮自己说话,孔颖达不是东西,他拆孤的台。
  
  百官们本也有人想上前呵斥一下陈正泰的,譬如陆德明,可在这一刻,他退缩了,自己若是也站出来,和陈正泰口辩,赢了没脸,输了就更没脸了。
  
  陈正泰还不依不饶:“孔公,所谓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啊。你看我陈正泰,就没你这么多花花肠子,我虽领取的俸禄不多,却知道陈家能有今日,都拜恩师所赐,恩师父子便是我的衣食父母,我陈正泰读的书没有你多,明白的道理,可能也不如你,可我只谨记着一条,我无论如何,都站在太子一边……”
  
  李承乾听到此处,心里舒坦无比,师兄真是实在啊!
  
  谁料陈正泰似乎觉得这一句未来可能有被打脸的可能,于是下一句道:“谁是太子,我就站哪一边!”
  
  孔颖达这下是气得脸都白了,道:“老夫不和你争辩,老夫要讲的是……”
  
  “这哪里是争辩?孔公,这是立场啊,这就如突厥人要南下,我大唐要横扫大漠一般,在突厥人看来,他们南下有理,在我大唐看来,横扫大漠也有我们的道理,我是大唐的臣民,便觉得大唐有理,觉得突厥人不过是一群强盗,至于他们的道理,我不愿去听,也懒得去理,孔公,我们现在说的,就是这个……立场问题,敢问孔公,你的立场在何处呢?”
  
  孔颖达:“老夫自是心向太子的。”
  
  “心向太子,却这也不满意,那也不满意,处处贬低太子,还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吗?太子去击突厥,在你眼里有错,太子去了几趟二皮沟,还是有错,那么太子做什么,孔公才能满意呢?”
  
  孔颖达:“……”
  
  他已没什么可说的了,方才还在讲道理,此后你又要谈立场,老夫表明了立场,你又开始说道理了。
  
  而且这道理,简直就和街面上的泼妇吵架一般,老夫……老夫……
  
  陈正泰随即正色道:“恩师,学生以为,太子无过。若是有过,那么确实是学生的问题,学生当初不该向太子进言,痛陈突厥人对我大唐的危害,更不该向太子痛陈边患日益严重,对百姓的危害。若是太子往夏州有过,就请恩师惩罚太子之余,也请惩处学生,学生无话可说。”
  
  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悲哀的看了孔颖达一眼。
  
  与孔颖达推诿过失相比,陈正泰直接就把格局给拉高了。
  
  李世民本觉得陈正泰这个家伙……各种唧唧歪歪个没停,还心里有些不耐烦,可听到这里,却也不禁意动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