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合阅读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联合阅读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来了

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来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虽说这事何难令人相信,可是李应元还是飞快的写好了奏疏,随即命人立即飞马送去长安。
  
  而在歧州,一队奇怪的人马出现了。
  
  这一群人风尘仆仆,为首的那个,正是李承乾,只是……
  
  此时,李承乾的形象不大好看呀,一张原是白净的脸,却是鼻青脸肿!
  
  这是怎么弄的?
  
  飞球降落的时候,没什么准头,落地的姿势也比较糟糕,于是十几个在飞球中的人,犹如进行了翻滚测试一般,在那狭隘的藤筐里,足足的翻了十几个跟头,这才落地。
  
  落地时,一群人几乎想要呕吐。
  
  好不容易的,当其他的禁卫搜寻到他们时,他们已又累又饿,险些被郊外的野狼给啃了。
  
  而那飞球已经残破不堪,李承乾便命人将飞球就地烧了,而后日夜兼程的赶往长安。
  
  到底炸了谁,夏州发生了什么事,其实他一概不知。
  
  甚至李承乾的心里是有些后悔的,因为他觉得可能炸错了也不一定,人就是如此,冲动时做啥事都觉得干劲十足,等事做完了,顿时觉得好像这样做没啥意义,反而是想到即将回到长安,面对父皇的怒火,还有满朝的质疑,心里便不禁惶惶然起来。
  
  这一路带着忧心忡忡的心情,却安然的过了歧州,随即便抵长安了。
  
  一到长安,便有一队闻风而来的禁卫,在张千的带领之下迎面而来。
  
  张千见了太子,乖乖行了礼。
  
  李承乾心里七上八下,定了定神道:“现在朝中如何?”
  
  “殿下,陛下勃然大怒……”
  
  李承乾顿时就打了个寒颤。
  
  李承乾硬着头皮继续问:“陈正泰呢?他没有事吧?”
  
  “二皮沟县公被陛下软禁了起来,现在闭门不出。”
  
  “没死?”李承乾咧嘴,乐了:“朝中怎么说?”
  
  张千深深的看了李承乾一眼,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等殿下回朝之后,便知。”
  
  他对李承乾已经不抱有任何的期望了。
  
  原以为太子殿下的地位是稳固的,可是从这些日子的情况来看,事情并没有这样的简单。
  
  他是陛下身边最亲近的人,有些事自是看得清清楚楚,陛下如今对于太子的不满已经增加,而对于皇子李泰,却多了几分宠爱,这几日……都是李泰侍驾,陪在皇帝的身边。
  
  张千随即将目光落在了李承乾身后的程处默身上,却程处默亦是鼻青脸肿的样子,心里嘿嘿一笑。
  
  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否知道,现在整个长安,都已炸开了锅了。
  
  “陛下得知殿下回了长安,已召了满朝文武大议,殿下……请随奴来吧。”
  
  李承乾的心顿时就像给压着一块巨石,仿佛觉得自己即将要上断头台一般。
  
  若父皇只是私下里见自己,或许这事还不严重,最多便是狠狠的训斥自己一通,可突然召集了朝议,那么事态可能就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了。
  
  李承乾用了很大的力气就默默的稳住了心神,接着乖乖随着张千前往太极宫。
  
  ……
  
  “殿下回来了。”
  
  东宫里,一群属官振奋了起来。
  
  孔颖达的脸色很是阴沉,随即又打起了精神,他与陆德明对视了一眼。
  
  这二人,都是当朝的十八学士,也都是太子的老师,此刻,他们心里的一块大石落地。
  
  可是很快,他们又担忧起来:“陆公,我已听说陛下几次三番的召见了越王殿下。“
  
  越王殿下便是李泰。
  
  这显然是一个可怕的信号。
  
  陆德明与孔颖达对视了一眼,陆德明担心的道:“是啊,太子殿下此次太过了,陛下一定对太子极为失望。”
  
  “事到如今,如何挽回?”
  
  陆德明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前些日子,太子殿下都在看杂书,每日与人厮混,不再读经史,若要让陛下不憎恨太子,当务之急,是不是……”
  
  后头的话,陆德明没有继续说下去,孔颖达却是了然了,陆德明乃是道德高士,这甩锅给人的话,不好挑明。
  
  孔颖达却是咬咬牙道:“不错,事到如今,只能如此,无论如何,必须将这责任推至那陈正泰的身上,人是陈正泰教唆的,近来的东西,也都是陈正泰教授的,陈正泰误导太子,太子年少无知。”
  
  二人有了主意,孔颖达的眉头舒展了许多,道:“老夫这便搜罗那杂书,与陆公一道入朝。”
  
  太极宫的钟鼓响彻。
  
  京中所有人都已得知了消息,太子回来了。
  
  许多人家都担心起来,自己的子弟……回来了吗?
  
  有资格成为禁卫,并且还能随扈在太子身边的人,往往都是各家的近亲子弟,毕竟……太子所代表的乃是未来。
  
  此时,大家既是担心,随即……又开始注意起朝中的风向起来,听闻陛下数日召见越王,只怕……
  
  不管任何人带着如何的心思,都换上了朝服,不约而同的抵达了太极宫。
  
  ……
  
  陈正泰这些日子,修了许多书信,可送到了太极宫,却是石沉大海,他有点懵,看来这套路不太管用啊。
  
  他已尽力闭门不出了,在家中几乎要闲出病来,此时陛下大朝,也只好乖乖换了朝服,出去呼吸了新鲜空气,而后……往太极宫去。
  
  陈正泰心里颇为忐忑,到了太极宫外头,这里已来了不少人,只是可惜……没人愿意搭理他,所有人看着他过来,都就像碰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,都下意识的脚步挪腾,尽力距离他远一些。
  
  他偶尔能听到别人的低声议论:“我就说了吧,姓陈的和谁亲近,谁便要倒霉,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竟是太子殿下……”
  
  “慎言。”
  
  “这是祸害啊,太子也是瞎了眼……”
  
  “今日陛下大朝,只怕是盛怒之中决心……”
  
  陈正泰充耳不闻,倒是此时,有人朝自己走来了,不正是自己的亲爹陈继业是谁?
  
  陈继业乃是盐铁转运使,这些日子他都忧心忡忡,他靠近了陈正泰,就低声道:“儿,别怕,我思虑再三,昨夜和三叔公商议了一夜,这事……只能甩到程家身上,他们家家大业大,程咬金立有大功,又是陛下的亲信,他还有一个儿子娶了公主的,这又多了一层保障,就说这一切都是程处默……”
  
  他声音越来越轻。
  
  见陈正泰若有所思,陈继业看了陈正泰一眼:“儿啊,你可千万别将这事揽在自己的身上啊,这事太大了,你受不起的,再说了,太子胡闹,与我们陈家何干啊?你可千万不能有事。”
  
  陈正泰面无表情,只是点点头。
  
  过不多久,便见一队人马来了,众人纷纷侧目。
  
  却见太子换了蟒袍,却是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,大家见了太子这惨不忍睹的样子,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  
  此时宫门开了,众人再不顾不得其他,纷纷鱼贯而入。
  
  宣政殿里,李世民已经端坐。
  
  听闻李承乾回来,李世民的心里倒是放心了一些。
  
  本来家丑不可外扬,可想到此事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,若是装聋作哑,反而会传出无数的流言蜚语。
  
  李世民也只好硬着头皮,索性举行朝议。
  
  等所有人入殿,李世民的目光,首先便落在了李承乾的身上。
  
  一见着李承乾,李世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  
  这……这……
  
  这李承乾鼻青脸肿,面上还有几道伤痕,其实……李世民并不心疼,想当初,他戎马半生,受的伤多的去了。
  
  可偏偏……堂堂太子,如此狼狈,这算怎么回事?
  
  李世民抚案,他心里已是气结,更是禁不住失望!
  
  众臣行礼,李世民方才声若洪钟的道:“突厥袭朕边镇,朕已敕将军李靖率精兵数万,前往夏州击贼。而今数万儿郎整装待发,朝廷为此……拨付了无数的钱粮…朕要的……便是一举解决边患,可是呢……朕的太子,竟也想要击贼,太子……是不是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