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合阅读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联合阅读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零六章:一网打尽

第一百零六章:一网打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方圆十丈之内,一切都化为乌有。
  
  几个亲卫直接飞开。
  
  而颉利可汗并不比任何人幸运,他虽然距离爆炸点较远,却先是无数的铁屑和飞沙飞溅而来,无数的铁屑瞬间将他的身体打成了筛子!
  
  他本是张着双臂,在此刻,整个人却已摇摇欲坠,半张脸已被铁屑打得坑坑洼洼,上头还冒着黑烟,一只眼睛直接打落,眼眶里流出了白浆,他口里发出呃呃啊啊的声音。
  
  而后,犹如铁塔一般的身体,便抽搐着,整个人仰倒在地。
  
  他还未气绝,身子仍在不断的抽搐,浑身上下是一个个的弹孔,分不清到底是谁的血,浸染了他的全身!
  
  只剩下独眼的颉利可汗,努力的想要撑开唯一的眼睛!他看到的是血色的天空,而周遭却已亮如白昼,爆炸所产生的火雨,四处飞溅,整个鸡鹿塞,许多的帐篷瞬间的引燃,火光冲天。
  
  身边到处是凄厉的嘶吼和绝望的呐喊,到处是火,是残肢,是血腥。
  
  而那本该可以作为避风之用的鸡鹿塞的高大土夯围墙,在此刻……却使这些得以能在大帐附近驻扎的大汗近亲子弟,以及亲信近卫们露出了绝望,因为……
  
  狭小的鸡鹿塞关卡的大门,不过是一个数人可以出入的门洞而已,绝望的人在短暂的失神之后,有人试图想要逃命,结果践踏着伙伴的身体而去,却发现……这关卡的大门处,早已起了大火。
  
  这上千人驻扎的鸡鹿塞,瞬间成了人间地狱。
  
  无处可逃,到处都是尸首,大火直冲云霄,人们相互践踏着,受惊的马匹已冲出了马厩,疯了似的四处狂奔,肆无忌惮的将人撞翻,而马蹄踩踏过那未气绝的倒地之人,形成第二次、第三次的伤害。
  
  被火引燃的人,凄厉的悲鸣响彻了夜空,他们到处狂奔,他们试图想让人拯救自己,可当他们靠近其他人时,则往往与人抱在一起,烧在一处。
  
  颉利可汗身子还在抽搐,剧烈的疼痛,令他口中喷出血来,只是此时,没人再顾念他,所有人只是没头苍蝇一般的逃,可最终,却没有人可以脱离厄运。
  
  鸡鹿塞外察觉到动静的突厥人,先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所震撼,甚至久久的回不过神来,等他们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时,却发现……他们只能对着鸡鹿塞高大的土夯城墙而望洋兴叹。
  
  颉利可汗发出了一声声的悲鸣。
  
  人类的情感是互通的,每一个人骨子里都有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的自私天性,可笑的是,这样自私之人,往往骨子里却更在乎自己的血亲。
  
  这鹿鸣塞里……可都是颉利可汗的血亲,都是阿史那汗族的成员,颉利可汗想到了隔壁帐篷里的自己三个幼子,想到了不远处随自己来的可贺敦(皇后)、数十个阿史那家族的特勒(王族子弟),贤王、阎洪达、颌利发、吐屯(丞相、将军、王族总管)。
  
  这一个个人,都是自己至亲至近之人,而现在……
  
  想到此处,颉利可汗的身躯不抽搐和扭动得更厉害了,他唯一的眼睛,露出了绝望,而这一切………都没有了,整个突厥王族和世袭的大族官员,尽都被从天而降下的天雷,统统烧了个干净。
  
  而此时……
  
  一匹无主的战马慌乱的奔驰而来,马蹄啪嗒一下,直接踩中了颉利可汗的肚皮。
  
  “呃……”颉利可汗发出了闷哼,最后一口老血喷出!
  
  此时……他不但浑身上下已灼伤了大半,身上千疮百孔,一只眼睛和鼻子已不翼而飞,身上的肋骨也已不知断了多少,现在……又已肠穿肚烂,他发出不甘心的声音,最终在这宛如酷刑一般的血色天空之下,气绝。
  
  大火在鸡鹿塞里足足烧了一夜。
  
  等到终于已经没有什么可烧的时候,火势才渐渐的熄灭下来,整个天空都蒙上了一层烧焦后的灰尘,这灰尘如雨一般的慢慢洒落,以至于附近的土地也都多了一层灰烬。
  
  终于,一边的土夯城墙被烧塌了,外围的突厥人这才大着胆子冲了进来。
  
  他们看到了这一生都不敢想象的惨景,到处都是残骸,已经没有人可以分辨出这些烧焦的残骸原来的主人是谁。
  
  于是……人们又请来了巫师。
  
  巫师踩踏在这灰烬和无数的尸骸之中,不断的舞蹈,唱着古老的歌谣:“腾格里……腾格里……”
  
  用不了多久,一人骑马,带着一队卫士进入了鸡鹿塞!
  
  此人虎背熊腰,身上带着阿史那王族才配有的徽章,他一个翻身的下了马,看着这令人要作呕的一幕!
  
  已有人上前道:“大汗已死,除此之外,可贺敦也已死了,还有三十三名特勤,以及左贤王,阎洪达……”
  
  这人报出了一个个显赫的官职和名字,而这些人,就在昨天,还都是突厥诸部最显赫的人。
  
  来人阴沉着脸,久久的默不作声。
  
  那禀报之人继续道:“昨日……有人见到天上降下了一个巨球,此后……巨球降下了天雷,突利特勤,大火在此烧了足足一夜……现在该怎么办?”
  
  此人名叫突利,他的眼里,瞳孔收缩着,似乎心有余悸,作为颉利可汗的外甥,乃是过世的始毕可汗之子,颉利可汗的侄子,被人称之为突厥小可汗,只是虽名为小可汗,可实际上,他一直被颉利可汗所提防,而此刻,他抿了抿嘴,按住了自己腰间的刀柄,却道:“我要回本部去。”
  
  “小可汗,回本部?”
  
  突利沉着脸道:“我的叔叔已死,现在群龙无首,而我的堂弟还掌握重兵,驻扎在阴山北麓,我要立即回到自己的本部,宣布我将成为突厥新的可汗,而我的堂弟一定不肯屈服,定会派兵来与我相争,现在变故已生,攻打夏州已经没有意义,谁占据先机,谁才有资格成为新的可汗,藤罗克,你与我曾一同在大帐里做过侍卫,你先稳住这里,我立即回本部,登上汗位,而后发兵攻打我的堂弟,等杀死了他,草原里才有了新主。”
  
  突利留下了这番话,没有再犹豫。
  
  自己的叔叔已死,绝大多数的王族也已凋零,群龙无首,在这个节骨眼上,只有发动自己的亲信,立即作出反应,这样才能让突厥各部认可自己。
  
  他说着,已翻身上马,只是他虽已下决断,可是内心深处却已生出了心有余悸之心!
  
 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哪里来的天雷,为何会有这样的大火?难道……这是腾格里已不再眷顾突厥部了吗?
  
  可现在显然并不是适合思考这些的时候,事不宜迟,他已策马扬鞭,绝尘而去。
  
  数日之内,整个阴山的南麓和北麓,经历了无数的鏖战。
  
  数不清的铁骑,犹如洪峰一般,来回的冲杀着。
  
  到处都是零散的散兵游勇,曾经还肩并肩的人,在此刻却成了死敌。
  
  ……
  
  夏州刺史李应元本是积极地进行着坚壁清野。
  
  他一面请求朝廷救援,一面调拨本地地州兵,打算和突厥人周旋到底,可是很快……他就懵了。
  
  什么情况,突厥人竟然自己打起来了?
  
  嗯?又是什么情况?
  
  突然出现了突厥人……他们丢弃了武器,居然徒步到了城墙之下,表达了内附。
  
  而且……还有一个自称突利大可汗的使者。
  
  突利大可汗?
  
  突厥哪里来的突利大可汗?
  
  李应元算是大唐的皇族旁枝,他的祖先早在百年前,和皇帝算是亲戚,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,所以皇帝才命他镇守夏州这要冲之地,可谁料到,守着守着,自己的敌人连可汗都换了,这些人到底是来劫掠夏州,还是来内附的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