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合阅读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联合阅读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

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在这漫漫长夜的高空,风尤其的寒冽。
  
  上了飞球的人很快便开始后悔了。
  
  十数人冻得面上凝了冰霜。
  
  李承乾为了显得有一些仪式感,身上穿了甲胄,可这金属的甲胄,看上去唬人,却挡不住寒风。
  
  他不断的吸着鼻子,觉得浑身都快要冻得僵硬了。
  
  好在这藤筐里,有几条棉被,棉被很厚重,此前并非是准备来取暖的,而是考虑到飞球的降落技术可能比较差一些,降落完全靠降低到了一定高度之后,直接摔下去,用这棉被垫着,是为了缓冲的。
  
  此时,一个亲卫取了一个厚重的棉被,上前要将李承乾裹住,口里道:“殿下,天上冷……”
  
  “不必。”李承乾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脸,便道:“将这些分发给大家取暖吧,孤里头还穿着一件棉甲,比你们身上的甲胄更耐寒一些。你们轮流裹着棉被吧。”
  
  一挥手,很大气。
  
  这就是格局。
  
  只是格局的代价有些大,他觉得自己的耳朵都给冻得已经不属于自己了。
  
  程处默扶着藤筐的边沿,看着自己上了天,两腿战战,他和已经经过事先演练的李承乾等人不一样,他是第一次上天,尤其是在夜空之中,四周漆黑,只有藤筐里有一些光亮,此刻……他吓尿了。
  
  “害怕?”李承乾轻蔑的看他一眼。
  
  程处默要哭不哭的样子,点点头道:“某在想,在天上已经很可怕了,若是下降,落地的时候……岂不是要摔断腿呀?”
  
  “摔了就摔了。”李承乾胆子格外的大,鄙视的看了程处默一眼:“你放心,摔断个手手脚脚,还有陈正泰和父皇呢,他会帮我们将腿脚接上,男儿大丈夫,当立不世功,要如我的父皇一般,觅贼千里,不诛不还。”
  
  程处默瞪大他的牛眼,突然一下子,仿佛连呼吸都没了:“……”
  
  李承乾皱着眉头道:“你这样做什么?”
  
  程处默就苦着脸道:“殿下,你还不知道吧,那陈正泰亲口说,接骨的金属已经没啦,若是骨头摔碎了,便再也接不上啦。”
  
  李承乾:“……”
  
  “你为何不早说?”
  
  “我不知道殿下不知道呀。”
  
  “你不说孤怎么……”
  
  李承乾骤然间一脸郁闷,他本想和程处默争辩下去,可很快,他意识到……好像这没有意义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!
  
  只是,难道……还要再摔断一次腿?
  
  这一次可真要瘸的啦。
  
  很快,他调整了心态,不管啦,来都来了,孤来此,就是要让人看看,孤读的书,不是那些竖子无名之辈可以闲言碎语的。更要让父皇知道,他能千里决胜,孤一样可以,李泰……不行!
  
  负责瞭望的几个禁卫,在藤筐的各个方位,不断的巡视着飞球之下黑黝黝的地面。
  
  飞球的高度并不高,只是在漆黑的夜空中,几乎已经分不清下方的景物了。
  
  当然,他们是有目标的,他们要寻找的,乃是营火。
  
  李承乾寻出了舆图和司南,一面喃喃自语:“当下的风速,如我师兄的大致估算,可一个时辰行四十里,我等距离那鸡鹿塞不过百里的距离,这样算来,两个多时辰即可到,我们向这个方向行三个时辰,若是寻不到贼踪,就只好想办法返回了,大家还可睡一会,让人替换着小憩片刻吧。“
  
  程处默就道:“殿下不睡?”
  
  李承乾厉声喝道:“堂堂大将军,你们十数人的性命都肩负在孤的身上,岂有睡的道理?”
  
  说着,再不理程处默。
  
  程处默觉得自己只是腿坏,但是这个家伙却是脑子坏了,还是自己爹教的好啊,行军打仗,不是谁冲杀在最前就最勇敢的,真正的老卒,往往不是最前头的人,平日吃饭,也要能吃多饱便吃多饱,但凡有空隙,一定要饱睡,啥叫行军打仗,就是吃得多,睡得足,遇事别激动,跟着人冲杀,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。
  
  他心里虽还有些怕,可想到父亲的教诲,也就裹着棉被,依靠着藤筐壁,昏昏欲睡,只是……脑海里,自己爹的样子总是挥之不去,他突然想自己爹了,自己的爹在不打断自己腿的情况之下,对自己是挺好的。
  
  四个儿子里,爹是最喜爱我的,四岁的时候就教我喝酒,五岁教我骑马,到了八岁,便教我什么样的妇人好生养,呜呜呜……我的爹…我现在在此,一定教他伤心了。
  
  ……
  
  飞球在天上徐徐的飘荡,不知何时,突然有人惊道:“营火,是营火。”
  
  突厥人的习惯,无论是牧人还是行军,夜间都会点起大量的营火,一方面,是在大漠之中,为了防止夜间有野狼袭击牲畜,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取暖。
  
  李承乾一听到营火,顿时打起了精神,他立马将脑袋冒出了藤筐。
  
  已飞行了接近两个时辰,见着了营火,这就证明方位没有太大的偏离。
  
  这令李承乾一下子兴奋了起来,所有昏昏欲睡的人也都惊醒,他们感受到了危险的奇袭仿佛降临,而男人一旦遭遇危险时,自祖先遗传下来的生存本能,肾上腺素便分泌了出来。一时间,热血上涌,人的精神达到了极限。
  
  果然,只见地面上出现了一点点的亮光,那就是营火。
  
  飞球掠过这营火,李承乾激动地道:“将所有人都叫醒来,这营火散乱,这定是突厥人游骑的营火,这就说明,他们的中军距此也不远了,想办法搜索。”
  
  飞球掠过大地,几乎所有人都在地面搜索着,过了两柱香之后,突然有人道:“你看,那里有大片火光。”
  
  李承乾极目瞭望,脸上泛起了兴奋的神采,只见那远处的营火更加密集了,连绵不绝的,宛如银河一般。
  
  他此刻竟出奇的冷静:“不要急,朝那个方向去,调整高度,寻找合适的风向,向西南。”
  
  于是禁卫们开始手忙脚乱起来。
  
  飞球的高度调低了一些,这里风小,因而……得以让飞球漫无目的一般的徐徐而行。
  
  经过了无数零落的营火,李承乾小心翼翼的观测着,他对突厥人的习俗了如指掌,随即……在远处,发现了异常。
  
  几乎所有的营火,都如众星捧月一般,围绕着一个中心。
  
  而那中心位置的外围,却又奇怪的有一处隔离带,犹如一个圆弧,恰恰在这圆弧四周,是没有火光的。
  
  这显然和突厥人的驻扎方式有关系,最尊贵的人被部族的牧人和战士们围绕着驻扎。
  
  可是为了保护这贵人的安全,又必须在禁卫的外围,设置一个隔离带,寻常的牧人和战士,是不允许靠近大帐的,能在大帐附近驻扎的帐篷,只有和贵人最亲近的子弟以及受到信任的近卫。
  
  李承乾便道:“就在那里……快,调高度,东北方向。”
  
  飞球开始挪腾,几个操控的禁卫已是满头大汗,所有人的心,都跳到了嗓子眼里。
  
  程处默甚至激动得一拍自己的瘸腿,激动的道:“那里准是汗帐,我爹当初就说过……”
  
  李承乾瞪了他一眼,低声苛诉道:“小声一些。”
  
  飞球开始靠近那营火最光亮之处,为了显示那大帐主人的尊贵,也为了让夜间巡逻的族人们清楚大帐主人不容侵犯的地位,所以往往这大帐前的营火烧的最旺,最鲜明,也最出众。
  
  而这……恰恰给李承乾等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。
  
  他们一次次的调整角度,不断的靠近那营火。
  
  再靠近一些,借助地面的火光,便隐约可见那大帐的附近有高墙。
  
  “果然,这就是鸡鹿塞了。”李承乾眯着眼道:“赶紧的,快准备火药。”
  
  火药是现成的,足足一千四百斤的火药,这火药里外围还添置了两百斤的火油,据说还有许多生锈的铁屑,此刻就吊在藤筐之下,几根粗大的引线,则连接了藤筐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