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合阅读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联合阅读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零四章:一击必中

第一百零四章:一击必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李世民提到了程处默,便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。
  
  长孙皇后本想劝说什么,她知道有时自己的夫君难免会意气用事,毕竟……皇帝是男人,血气方刚。
  
  可李世民随即对张千道:“去告诉陈正泰,朕不想见他,让他自己面壁思过,好生反省自己。再有,命几个禁卫前去二皮沟,好生看押着他。”
  
  张千一听,打起了精神,虽说陛下没有将陈正泰下狱,可是让人看押,这不就是形同软禁吗?
  
  陈正泰啊陈正泰,你也有今天了!
  
  张千匆匆领命而去。
  
  长孙皇后微微蹙眉:“二郎……”
  
  李世民就苦笑道:“你以为朕要软禁他?观音婢,你是太小瞧朕的肚量啦,他陈正泰为朕立了多少功劳,朕心里也很明白太子恣意妄为,也不全是陈正泰的责任。反而他得知了消息,第一时间便跑来宫中认罪,这在朕看来,是勇于担当,能知错且勇于承认的人,终究心思不会坏到哪里去。朕命禁卫去看守他,表面上是责罚,实则却是保护他的安全,你也不想想,太子身边的禁卫,哪一个是省油的灯?还有那程处默,也被承乾拉了去,大家不敢怪责承乾,自是要将责任推到陈正泰的头上的,有这几个禁卫看着陈正泰,朕反而放心,否则……谁晓得这个小子会不会被人撕了。”
  
  长孙皇后瞬间明白了什么。
  
  无论是皇帝,还是太子身边卫宿的禁卫,几乎都是勋贵子弟担当,这些人身家清白,又是勋贵府上的少壮子弟,才最值得宫中的信任,这一次李承乾拉走了东宫大半的禁卫,这些人的背后,可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  
  长孙皇后想不到陛下想的如此深远,她也暗暗点头,陛下所言还真是如此,人被太子拐跑了,在别人看来,可不就是陈正泰坏的事吗?这些都是有军功的人家,脾气可都不太好。
  
  于是她叹了口气,幽幽道:“太子今日的行为,真是太令父母伤心了,也不知他何时才能长大,本宫现在只愿他能平安归来,哎……”
  
  李世民心里又气又是担心,又想责骂几句,眼睛却不禁飘在了李泰的身上。
  
  李承乾桀骜不驯,虽然东宫上下的属官,依旧还为他遮掩,总是称颂太子至孝、好学,可李世民心知肚明,这家伙……是混世魔王的性子。
  
  反而是李泰是真正的好学不倦,为人彬彬有礼,行礼如仪,颇有贵人风范,这个小子,或许可以成大器。
  
  于是……心里不禁叹息,若有所思起来。
  
  …………
  
  陈正泰没有见着李世民,心里顿时大失所望。
  
  难道……自己已经被放弃了?
  
  紧接着,几个禁卫奉旨尾随自己,陈正泰去哪儿,他们也如影随形,再加上陛下那一份要求自己闭门思过的口谕,顿时让陈正泰警惕起来。
  
  昨天还站在人生巅峰,转眼之间,自己距离阶下囚,真剩下一步之遥了。
  
  都是李承乾那混账东西害的,我陈家……倒了血霉啊。
  
  他乖乖的回家,躲在书斋里,陈家上下的气氛也变得凝重起来,毕竟……家里突然多了一些‘外人’,而这些外人,总是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着陈家的每一个人。
  
  陈正泰在书斋里,决定大门不迈二门不出,好好沉淀一下自己,努力的反思自己为何会误交匪类。
  
  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,眼下当务之急,是赶紧给陛下修书写信。
  
  于是展开纸,提笔先写‘恩师亲启’,又觉得不满意,反正陈家纸多,便又铺开一张,抬头便书‘至亲至爱恩师亲……’,还是觉得有些不满意,便投笔,叹息一声,近来膨胀了啊,竟连书信都不会写了,思虑再三,便提笔在新纸上写‘至亲至爱、顺天应人、文奋武钦、至亲至爱、至德至圣恩师亲启……”
  
  这……倒是稍稍满意一些,只是……
  
  会不会有一点油腻呢?哎呀,自己拍马屁的样子,真令人讨厌啊,可是我必须如此啊,四海还没有宾服,天下的百姓还没有填饱肚子,我陈正泰还要努力的活下去。
  
  修了书,想办法令马周代为陈奏,这才稍许放心。
  
  接下来,陈正泰便躲在书斋,作出一副反省自恭的样子。
  
  长安城里已炸开了锅,太子身边的禁卫可都不是好惹的,表面上他们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,平平无奇,可实际上却是许多世家勋臣的子弟,现在……人没了,好好的当值呢,大清早蹦蹦跳跳的去,下值了,居然不见人影!
  
  人呢?竟是去了夏州……夏州那儿……突厥的兵锋已至,这是要完了。
  
  于是,无数人咬牙切齿,到处打听……
  
  于是,陈家成了众矢之的!
  
  毕竟没人敢骂太子,也没人敢骂太子他爹教子无方,想来想去,姓陈的,你还想跑?
  
  陈家人一下子消停了,连素来爱往二皮沟跑的三叔公,居然也躲在府里,决心好好沉淀自己!
  
  最生气的乃是程咬金,他没送自己儿子去做禁卫啊,毕竟程处默年纪还小,按照他的规划,他的儿子该做进士的,姓陈的骗了这么多钱,让自己的儿子去培训,人好好的去读书了,居然被拐去了夏州,天地良心,自己的儿子腿还一瘸一拐呢!
  
  据闻他屡屡出没在陈家外头,但凡只要下值,手里就便拎着一块砖,背着手,挺着将军肚,像攻城的将军,打量着城墙一般,寻找这陈家围墙的破绽!但凡有人在陈家出入,便眼睛眯起来,仔细打量,手里的砖便被捏得掉下了些许砖屑,偶尔口里喃喃念着:“陈正泰有个三叔公,他亲手收了老夫的钱,先宰他……”
  
  却在这时,眼尖的程咬金便瞧见陈家的围墙后头冒出了一个脑袋出来,这半个脑袋,再露出两个眼睛,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围墙外的一切。
  
  此时……程咬金猛地热血上涌,眼睛睁的有铜铃大,双目充血,大吼一声:“陈家的老贼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、得来全不费功夫,你竟在此。”
  
  这声音异常洪亮,那半个脑袋的主人身子哆嗦了一下,不是三叔公是谁?
  
  他战战兢兢的,不过看到居然只是程咬金在围墙之外,才定了定神,气定神闲的道:“程将军,你骂谁?”
  
  程咬金气呼呼的道:“骂的便是你这老贼,还我钱来。”
  
  “还钱?你见过交了学费,有还的道理的吗?别以为你是将军,老夫便怕你,我陈家人是有骨气的。”三叔公掷地有声的大喝。
  
  “阿呀呀……”程咬金暴怒,眼看额上的青筋都快要爆出了:“你这老狗,今日老夫非剥了你的皮。”
  
  “呀。”三叔公在围墙里笑了:“你来,你进来剥老夫皮吧,老夫一不还钱,二不畏死,你进来,当老夫面和老夫说这样的话。”
  
  程咬金气得发抖:“我这便进来。”
  
  “你来呀,你来,我们陈家里头有宫中禁……”
  
  三叔公话说到这里,便见围墙外的程咬金一个助跑,他啊呀一声,连忙快速的走下脚下的扶梯。
  
  别看程咬金身子健壮,却如鹞子一般,竟是无比的灵巧,眼前这一丈高的围墙,他助跑之后,身子弹跳而起,手已抓住了围墙顶,双臂一撑,整个人在半空中一个纵跃,等到三叔公下了扶梯时,却已发现眼前一黑,然后火冒三丈的程咬金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  
  三叔公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程咬金:“……”
  
  程咬金怒视着三叔公。
  
  “某来啦!”程咬金声震如雷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